一线调查:长江禁捕,渔民的生活怎么样了

  • 时间:
  • 编辑:ps9xnb6gcf
  • 来源:金陵论坛

长江禁捕,渔民的生活怎么样了
  ——来自安徽和江西的一线调查

受高强度人类活动的影响, “长江病了”,长江生物完整性指数曾经到了最差的“无鱼”等级。为全局计、为子孙谋,党中央做出长江禁捕的重要决策,禁捕涉及10多万艘合法持证捕捞渔船的退捕,关系20多万捕捞渔民转产安置保障。

2020年1月1日起,一场为了“生命长江”永葆青春、永续发展的长跑启幕——长江流域332个水生生物保护区实现全面禁捕;2021年1月1日起,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将实行十年禁捕。目前禁捕的进展如何?渔民的生活是如何安置的?记者近日在安徽和江西进行了一线调查。

退捕如何退:收船网,兜社保,解隐忧

初秋,位于安徽马鞍山长江沿岸的薛家洼生态园,空气清新,绿草茵茵。一年多以前,这里还是另一番景象:沿岸停放着两百多艘渔民的住家船和作业船。3个非法码头上,船只密密麻麻,生活废弃物、污水随意丢弃排放,环境污染严重。

为响应长江禁捕号召,2019年5月1日,马鞍山启动长江干流和重要通江支流的渔民退捕转产工作,当年7月底就彻底完成了退捕任务。

“当时决定首先在薛家洼这个点开展工作,因为这里的情况最复杂,有渔民50户左右,渔船200多条。”马鞍山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支队副支队长夏德军回忆,为开展工作,各个县区在薛家洼设立临时指挥部,24小时办公,现场做渔民的思想工作,“把薛家洼的局面打开,全市退捕工作便势如破竹,80多天就全面完成了”。

渔民中,很大一部分祖祖辈辈从事捕捞工作,在船上出生、长大,岸上没有住所。渔船回收后,众多渔民的安置如何解决?夏德军告诉记者,渔民上岸后,可以以优惠价格购买商品房,住自建房,租廉租房或公租房。

在长江十年禁捕政策实施前,48岁的张周华是一名专业渔民,全家三口人一起生活在水泥船上,拥有大大小小5艘渔船。“刚得知长江禁捕的消息时,心里很慌,后来看到政府对渔民很照顾,就稳定下来。”渔船回收后,他根据标准获得经济补偿。如今,张周华已乔迁新居,和妻子、儿子儿媳一起住进99.5平方米的商品房。“买房花了26.4万元,用了政府发放的补偿金和自己的一些积蓄。和船上相比,现在的住房更宽敞,生活也更方便了。”张周华对记者说。

为保障渔民的生活,马鞍山完善社保政策,对年满16至59周岁参加居民养老保险的渔民,根据参保人选择年缴费档次由政府为其代缴养老保险费,做到符合条件的退捕渔民家庭成员应保尽保。

渔民退捕上岸后,子女如何就学也是渔民最大的牵挂之一。南矶乡位于鄱阳湖中的一个岛屿上。乡政府召开工作调度会,向渔民宣传就学政策,做好就学意向登记摸底。最终按照自愿报名原则,解决渔民子女96人的小学、初中就学问题,为他们解决了后顾之忧。

转产怎样转:让渔民上岸后,稳得住,能致富

今年8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安徽考察时指出,实施长江十年禁渔计划,要把相关工作做到位,让广大渔民愿意上岸、上得了岸,上岸后能够稳得住、能致富。

让渔民顺利转产就业,找到可靠的工作,获得稳定的收入,长江十年禁捕才能真正“立得住”。

为顺利实现渔民转产就业,各地纷纷完善就业帮扶政策,通过举办专场就业招聘会、开办技能培训班、提供公益性岗位等,全力为渔民解决就业问题。

渔民长期捕鱼捕虾,了解鱼虾的习性,能不能利用这一优势,变捕捞为养殖,实现转产就业增收,成为各地的重要考量。

江西南昌新建区联圩镇下沙头村渔民吴华山,常年在鄱阳湖从事捕捞,已是“渔三代”。“我14岁开始随父辈打鱼,当时鱼的种类十分丰富。近十几年来,很多鱼都看不到了。”今年41岁的吴华山告诉记者,意识到渔业资源的衰退,他2018年就决定退捕转产。他流转了300多亩水田从事小龙虾养殖,在象山镇垾角村成立兴旺家庭农场。“今年共收获3万斤虾,纯收入达30万元。”吴华山说。

许多退捕渔民变捕鱼为护渔,从事护渔员兼保洁员工作。渔民张周华退捕上岸后,和同事负责从薛家洼生态园到采石风景区3公里左右的江面巡护。安徽马鞍山当涂县渔民程友明今年5月也加入当地渔业资源保护协会,成为一名志愿者。

“护渔员是渔政执法队伍的有机组成,平时的工作主要是劝阻垂钓、报告偷捕以及江面保洁。护渔员能帮助渔政执法部门看得更远,看到基层。”夏德军向记者解释,护渔员兼保洁员一个月收入有2400至3300元,如果夫妻两个人一起工作,一年的收入基本上可以和打鱼收入持平。

此外,发展旅游也成为吸纳渔民就业的有效方式。在江西上饶余干县康山乡忠臣庙景区担任讲解员的袁芳父母都是渔民,禁捕前使用100多只鸬鹚捕鱼:“禁捕实施后,景区发挥父亲特长,给他提供了鸬鹚表演的工作。”而捕鱼将近30年的渔民袁发亮退捕后承包了景区商业街的一家饭馆:“接待游客最多的时候一天有20多桌,年纯收入有八九万元。”在长江禁捕实施过程中,忠臣庙景区共带动康山乡二三十名退捕渔民实现就业。

监管如何管:健全“专管+群管”“人防+技防”长效机制

“长江干流一马平川相对好管,而鄱阳湖有上百个小型湖泊,监管难度可想而知”“有证的船收上来了,可网上仍能买到塑料船、气垫船”……如何切实强化监管?

各地在监管中,向信息化、智能化等科技手段要效率,大大提高了巡逻执法能力。乘船登上位于鄱阳湖中心的蛇山岛,走进江西鄱阳湖区联合巡逻执法勤务指挥中心,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鄱阳湖以及周边地区的地图,监控室的大屏幕上清晰地展示着各个探头的位置以及实时画面。工作人员介绍,这些高清摄像机可实现360度旋转,至少可监测到周边5公里远。

2018年,江西省财政投入2131.9万元,建设蛇山岛省级联合巡逻执法办公用房及联勤指挥中心、无线应急通信专网、雷达监控三大系统。2019年,省公安厅首次投入警用无人机参与巡航,联合巡逻时间也由往年的重要敏感期向全年段拓展,健全了省市县三级联动联合巡逻执法机制。

“在正常情况下沿着主要航道联合巡逻需要10到15天,配备系统后,只需要1个小时便可以实现湖面全覆盖巡逻。”江西鄱阳湖渔政局副支队长吴鼎盛告诉记者。

禁捕实施后,防范偷捕行为成为新的任务。“现在和之前相比基层执法压力变大,禁捕后生态环境好转,鱼的种类增多,还有很多大鱼,容易有人铤而走险,给执法增加了难度。”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区禁捕办副主任谭云平坦言,要通过监管举措确保水上无船,水里无网,岸上没有非法网具,确保所有水面都在监控之下。

记者从农业农村部获悉,下一步有关部门将有针对性地强化基层渔政执法力量。特别是“一江两湖七河”227个重点县,要做到有独立或相对独立机构、专门人员、执法装备、专项经费、协助巡护队伍和公开举报电话,健全“专管+群管”“人防+技防”的长效监管机制。

  (本报记者 李慧 杨心悦) 【编辑:王禹】